子虚集一-刘病已的故剑情深

Photo Credit: WeGraphics

子虚集一-刘病已的故剑情深

刘病已的父亲是汉武帝刘彻的太子刘据的长子,曾祖母是武帝皇后卫子夫,曾舅父是卫青和霍去病。作为一个拥有如此强大的背景和派系力量的标准太子党,刘病已却无法像某人那样浪迹于名校酒吧左拥右抱,恰恰相反,他的故事是从一开始就是悲剧,随后因为爱情和友情而短暂的进入喜剧,最后又因为某种名叫“丈母娘”的生物的贪欲,卑鄙和愚蠢再次急转直下成为永恒的悲剧⋯⋯

作为汉皇室的嫡系,刘病已尚在襁褓之中就卷入了武帝末年的巫蛊之乱,其父母,祖父母,兄弟姐妹和家人上百口冤死。刘病已仅仅几个月大却被投入监狱。生死一线中,刘病已被当时的廷尉监邴吉竭力周旋保护,并由两位女囚赵征卿和胡组作为乳母抚养。他在笼罩着死亡的威胁的牢狱中一直成长到5岁,经大赦出狱。尽管如此,刘病已依然是敏感的政治犯,而家人却全部遇难,孤苦无依之下,他在邴吉和两位乳母的帮助下投靠其母亲的已然败落的娘家。刘病已的幼年和青年时代均在民间流浪,还要时时受到戾太子案件的阴影威胁,直至时来运转出乎意料的被霍去病的外甥霍光立为皇帝。

刘病已的另一个身份是汉宣帝。正是他,将武帝末期颓废的国政挽回修复,并在武帝之后将西汉国势推向真正巅峰;正是他首次设立常平仓实行民间灾荒救助,也是他纵横捭阖分化挑拨,最终击溃匈奴残余势力;正是他,见微知著发现西北隐藏的羌人问题,派军击败并驱赶羌人抢夺战略要点,构筑了一条持续了二百年的防线(记得三国时期的羌人吗);也正是他,首此设立西域都护府,在新疆维持军事存在和积极介入政策。

不过这些东西大部分人不感兴趣。刘病已真正著名的原因,大概因为他是中国人心中可能是唯一残留的一个现实童话的主人公,这个童话就是“故剑情深”的典故。

刘病已一日之间从流浪汉成为皇帝,好事接踵而至,权臣霍光提出希望让其爱女霍成君为皇后。史载,霍光之女美貌无比,性格温婉端方。放在现在就是那啥的那。可以刘病已在民间时已有妻子,是一个曾受过宫刑的囚徒徐广汉的女儿。虽然出身低贱,相貌普通,但在长达十余年的苦难,流落和寄人篱下中,她始终陪在丈夫身边不离不弃。

对于大部分猥琐男来说,昨天还在街上流浪,今天就富有四海;昨天还守个黄脸婆,今天就有富贵无比美貌万方柔情似水的新妻子—这种好事还用得着考虑吗?更可恶的是,如果拒绝这个新妻子,很可能就得罪权臣明天继续回街上流浪了⋯⋯

但跟现在这群情谊千金不及胸脯四两的猥琐男们不同,刘病已却执意立糟糠之妻许氏为后。可他来自民间,无根无基,根本无法正面与权势赫赫的霍光冲突。在宫廷,朝廷,民间一致认为霍成君就要成为皇后的时候,刘病已却出乎意料的下了一道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诏书,汉书称其为“诏求微时剑”。

诏书向天下人宣称,自己有一把剑遗落在民间,虽然剑本身很破旧,但自己却深爱此剑,后不小心遗失。因是旧时所有故而无法割舍,十分想念,希望有人能拾到交还,必有重赏。

诏书一下,朝中打酱油的大臣,街口拉车的司机,村口八卦的大妈都知道了皇上的心意。霍光虽爱女儿却更忠于职守,于是欣然退步。许平君被立为后,霍成君成为妃子。尽管经历如此波折,霍成君和许平君都没有嫉恨对方,二人关系很好。后来霍成君并拒绝参与谋害皇后的阴谋。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少被提及却无人忘却的“故剑情深”。

就这么一个故事。没有恶魔,没有仙女,没有野兽,有的只是两个忠诚和陷入爱情的女子,一个深爱女儿的父亲和一个忠于职守的大臣,一个深爱妻子的丈夫和一个忠于爱情却懂得婉转的君主。这个故事没有什么起起伏伏,没有穿越剧的恶俗桥段,没有那些用镁光灯装饰的华丽和八卦记者渲染的神秘;但故事中的每个人却都真诚,执着;真诚于面对自己的内心,执着于自己的信念,忠诚于自己的感情。正是这种平淡和真诚让他们在后世中国人的内心中拥有了一片无可替代的保留地。

许氏当然可算上最为幸福的女人之一。她成为皇后后依旧节俭恭谨,与刘病已感情非常好,一年后她怀孕,本是童话最完美的结局。

但童话永远短暂。这时按照标准剧本,万恶的丈母娘出现了。霍光的妻子知道皇后怀孕,害怕威胁自己女儿的地位,阴谋勾结御医宫人在许皇后的安胎药中下毒,许皇后惨死。霍光的妻子,这个愚蠢的女人,不仅害了自己的女儿和丈夫,还直接招致刘病已的疯狂报复使霍家全家覆灭。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愚蠢的女人和“上海丈母娘”这两个词在我脑中经常是合二为一的,罪过罪过。


汉家制度,太子和新即位的皇帝由外戚力量扶持,正如窦太后之于景帝,王家之于武帝,卫青霍去病之于戾太子刘据。只可惜传奇般的霍去病英年早逝,不仅让汉家对外的强势扩张戛然而止,更是武帝后期太子冤死和政治动荡的根源。前者的遗憾历经千年依然无法弥补,但后者却在霍光的呕心沥血下神奇般的在刘病已身上完成了轮回,只不过在贫道看来,这个轮回是另一个悲剧的开始⋯⋯

作为霍去病外甥的霍光没有忘记武帝刘彻临终时的嘱托始终兢兢业业的保护汉室,直到最后立刘病已为帝并于第二年还政。但是他那愚蠢的妻子不仅直接让他这个冠军侯霍去病最后的亲戚覆灭,而且是宣帝后期错立太子问题的根源,其后更间接触发了几个重大事件见证了西汉的衰落和灭亡。冥冥中轮回般的宿命再次降临。

刘病已对许平君的深情厚谊,许平君对刘病已的不离不弃,与西方装那啥编出来的故事不同,他们是中国真正发生过的童话。对于夫妻来说,只有真正共同经历过起起伏伏才能共富贵,也才可能携手走过危机。这个道理如此浅显,但贫道打赌现在的女孩是不会懂的,或是明知如此却假装没看见。

而刘病已呢,以汉皇室嫡系的身份,却自懂事起就在牢狱中生活,随后流浪于市井直到二十余岁在一夜之间成为皇帝。他幼年和青年所经历的比现在那些街头的混混尚不如,可是那些黑暗没有令他失去心性堕落,相反却给了他平厚的人格,忠实的情感,对众生的同情,甚至有极为出色的谋略和眼光。

再看看那些一路保护刘病已的人们:邴吉,两位女囚赵征卿和胡祖,刘病已的民间朋友们,徐广汉,刘贺,和他母亲的娘家⋯⋯这些人都是卑微的小吏,庶民,乃至囚犯,但向来为不屑于贫民的中国却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并从未忘记。要知道,当时的刘病已不仅孤苦无依,政治上毫无前途,更是极其危险的定时炸弹,随时能将周围的人卷入生死漩涡。这样的人无论权贵还是常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但这些善良的人们却接纳并保护了他。不是为了什么投资,不是为了什么炫耀,只是纯粹的同情和友谊。

财富会耗尽,绝色会衰灭,鲜花会褪色,美食会腐烂,海枯石烂的爱情会幻灭,热血激昂的誓言会冷淡,光彩夺目的珠宝会湮没于沉沦,美轮美奂的建筑会化成灰烬。这个世界什么都有生有灭,但有了这些渺小又伟大的人在,这个世界纵然明天就灭亡了,也不至于毫无是处。